大乐透走势图连线|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百度
新聞
通過“寰宇全圖”,解讀邱志杰的24條清單
來源:cafa.com.cn  作者:CAFA ART INFO  點擊量:283  時間:2019/4/8 13:48:14

地圖的出現早于文字,是人們探索世界最早的工具之一,如今已享受了數字時代中最先進的技術支持,但這種便利也將地圖的原定義推向尷尬的位置——輕點手機數字地圖,便能夠獲得豐富的多元信息,且立體程度完全高出地圖本身——作為復雜工藝品或是昂貴奢侈品,甚至是仍舊在使用的紙質地圖,一切都在時代浪潮的迭代中失去了的優勢。

而藝術家邱志杰,一個天蝎座的工作狂,仍舊在孜孜不倦地“手繪地圖”。正于尤倫斯展出的邱志杰大型個展“寰宇全圖”,展期還剩最后一個月。該展覽是其近十年創作重心的地圖系列迄今為止最為全面與系統的呈現。

他著迷于地圖,“我從來不迷路,是因為我的腦子里總是有一張地圖”「1」,他呼喚每個人都應該成為制圖者。除了手繪,他也將火爆的人工智能AI技術與其原創地圖相結合,這似乎又給智能時代的“地圖邏輯”多找了一條出路。

一路以來,邱志杰承受著褒貶不一的評論,曾有人說他是藝術家之中的“百科全書”,也有人說他是“健美健將”,但他的人跟他的“地圖”一樣,是活的、是在生長、也是充滿變化的。于此,借以“寰宇全圖”大展,我們不妨別開生面地實驗一把,以數條清單來嘗試性地勾勒這位鮮活的藝術工作者。

1.雜食動物:“我生在一九六九年,福建。這決定了我將幸運地成爲一種雜食動物。啥都吃,死不掉。”「2」

邱志杰曾這樣自述。

2.多元身份:這位“雜食動物”自幼接受傳統書法訓練,學習篆刻,88年在浙江美院讀版畫系,受激浪派和博伊斯影響,研究過哲學和現象學,同時創作裝置、攝影、新媒體等,2003年任教于中國美術學院綜合藝術系。他把書法和攝影當作修身之道,又擔任策展人,也從未限制過自身做藝術的媒介,同時還構想了一系列的“大計劃”,例如《拉薩到加德滿都的鐵路》(2006)、《南京長江大橋自殺現象干預計劃》(2007起)等等,藝術家、理論家、教育家、策展人等的多元身份集合一身,的確“雜食”。

3.身份重構:如果在之前問邱志杰,“你到底是什么?”多年來嘗試過創作、寫作、策展、教學等各種工作的他,會狡猾地表示自己是一個“in-between”,如今,他認為自己是一個“ Mapper(制圖員)”。「3」

4.制圖員的首秀:大約在十年前,邱志杰受邀為慕尼黑《DLD-Digital Life Design》(數字,生活和設計)研討會畫一張《二十世紀地圖》,這并非第一張。在前面提到兩個作品中的部分展覽里,他已經把整個展廳中的作品關聯性畫了出來,個人地圖的邏輯性已經顯現:龐雜信息的有序編排和主觀視角的構建處理。

5.業余策展人:2011年的時候,邱志杰被要求在雨果?波士提名獎圖冊限定的六個頁面里講清楚自己是誰,于是乎,“地圖”又成功地幫助他在限制性頁面內濃縮了更多要點,他吐露:“這是一個貪心的人在有限的空間里放進無限信息量的伎倆。”「4」再到2012年上海雙年展,叛逆的邱志杰用《重新發電地圖》來替代每位策展人都必須寫的長篇的策展文章,把自嘲為“業余”的策展人做得風生水起。

于是乎,“世界地圖計劃”便慢慢面世。

6.沒有一百張圖,都不好意思當mapper:縱觀邱志杰與地圖的緣分,或許像一種隱秘的天命之約。從兒時的他就熱愛地圖,中學在競賽中半分鐘就能把32省地圖拼合,到在新疆旅行中,將池塘、牧地、村莊全部繪在一張平面上的癡迷,再到策展時,借用地圖的信息整理法,以一種獨特的工作模式做策劃,大大小小一共約莫一百多張「5」,六、七個系列…或許“邱志杰×地圖”,本是相互選擇,相互成就——地圖為他提供了一種將研究、寫作、幻想和行動腳本統一起來的方式,而他把地圖的意義深刻化、藝術化、豐富化。

7.博物以致知:“寰宇全圖”,響亮恢弘。聯想到駱賓王《帝京篇》中的“聲明冠寰宇,文物象昭回”,詩文將“王侯將相的美名揚于天下,形象題于畫閣,業績載入史冊,光榮如同日月的氣勢”展現,“寰宇”二字一亮相,就曉得依舊是那個信息量充沛的“博物學家、百科全書”邱志杰。

8.烏托邦傳承:展覽標題中英文未對應,英文“Mappa mundi”源于中世紀拉丁語對世界地圖的總稱。“繪制地圖是西方社會接受和理解世界所采用的基本方法之一。通過地圖,未知變得可見、可理解。但是,地圖也曾被用來嚇跑潛在的訪客,像是在早期歐洲人的地圖里,美洲大陸上赫然印著的標題“Here be monsters’  (這兒有怪獸)。”「6」2014年第三十一屆圣保羅雙年展策展人查爾斯?埃舍(Charles Esche)曾如此評論,“沿襲繪制地圖的歷史與技法,結合中國古代繪出想象空間的傳統,邱志杰構建起意想不到的敘事、虛構的城市,或是奇特的烏托邦地點。”「7」

9.征服的野心:地圖與歷史相關聯,它作為物證顯現了國家興衰、宗教形成、科學誕生,以及對新領地的征服的變化過程,也從側面襯托了對未知的探索欲望和征服的野心,中西方皆無例外。譬如,創作于公元前27世紀、現存最古老的蘇美爾人繪制的地圖、刻劃在陶片上的巴比倫地圖均側面顯現了遠古人類的思考和探索行為,那精美的托勒密地圖展現了人們的研究和想象;中國古墓中出土的秦代木板地圖、漢墓中的紙質地圖殘片,也成為行跡的證據;而大航海時代的到來又將從古希臘沿襲下來的托勒密的權威動搖…地圖的傳承性、結構性和變化規律提示我們:每一次繪圖是一種梳理,更是一次顛覆,這對于藝術家來說也是一種硬性要求——需具備求知若渴、不知疲倦的“野心”。

10.幻想的拓張:展廳迎面的巨幅作品《地圖的地圖》(2016)就講述了地圖發展的故事,該展覽的標題也由中間的關鍵元素得來。作品為新加坡雙年展而作,16張板塊組合而成,藝術家對制圖史的研究被集中呈現。從巴比倫、中世紀的TO地圖和地理大發現、鄭和下西洋等重要地理事件探險史以及中國、阿拉伯的制圖學等不同國家制圖法則演化史在這一作品中融合,向觀眾揭示著地圖繪制與人類的幻想、全球政治、歷史發展之間的緊密聯系。

11.有道理的直覺:英國地圖學家布賴恩?哈利和大衛?伍德沃德在其《制圖史》中,將地圖定義為“圖像式的再現,這種再現使人們對事物、概念、狀況、過程或人類世界的最大事件形成了一種空間上的理解”「8」。邱志杰運用地圖的方式建立事物的全局感和整體感,為組織碎片化的經驗提供了一種觀看邏輯;另一方面,他描繪的地圖,在他的眼中也可被視為藍圖,藍圖的設計依靠直覺,他說:“但好的直覺要合乎道理”「9」。

12.是否存在“邱志杰主義(Qiuzhijieism)”?:邱志杰寫詩、策展,他能夠把詩意在空間里策劃、構建出來,作品《世界盡頭的思想》以現有的28張桌子排列成島嶼,散落在尤倫斯新展廳的一層空間中,桌面由靛藍色的拓片樣式圖覆蓋,每一個桌面的內容呈現一個集中的議題,譬如東亞哲學、現實主義,詞典中的“ism”(主義)后綴幾乎可以囊括所有,不恰當的例子像“田霏宇主義的信奉者”、“尤倫斯主義的信奉者”,但,“唯一不能被主義的就是“ism”本身”,「10」這種荒誕將邱氏幽默盡顯。找到一個合適的角度,或許能得到不同的驚喜,邱志杰建議觀眾從二樓的至高點去眺望——作品的形式感凸顯出來,成為制造詩意的要素,人們穿行在島嶼之間,游蕩、駐足、思忖、徘徊。但是,藝術家未吐露的是,到底存在“Qiuzhijieism”嗎?

13.不會講故事的廚子不是好藝術家:邱志杰是個很會講故事的人,但他講故事的方式與別人不一樣,在本次展覽中最重要的《萬物系列》(2015-2017)24張地圖里,他一個人,把從身體、命運、動物、植物、疾病、建筑、故事、情緒地圖、烏托邦地圖、職業的地圖到服裝的地圖全部勾畫出來。每幅作品可以單獨成立,同時也能夠串聯起來,圍合成一個巨大的圓圈。一些故事之間的要素相互連結,譬如植物地圖和食物地圖很多元素都是互通的,動物地圖中的龍和麒麟等神獸也可以被認為是神的地圖中的一個要點等等。如果說邱志杰是一個廚子,這道仍在發酵的“滿漢全席”便是將其認知內的客觀世界與個人經驗的結合之下的巨型菜肴,“色、香、味”一應俱全。

14.藝術圈里的縮放眼:巨幅墻繪作品《藝術生態地圖》是邱志杰梳理的自1989年以來萌芽發展的藝術行業生態體系,作品以墻繪展示,成為尤倫斯新館的長久陳列品。中間包含了跟藝術相關的幾個不同組織層級,藝術家、藝術機構、教育系統、官方系統等等。他說自己有些為難,作為在這個圈中摸爬滾打多年的一員,藝術圈的一些秘密只能選擇性地勾繪,“地圖可以zoom in,zoom out(放大,縮小)——我會在有些地方詳細,有些地方略過,保留空白也挺好。”「11」

15.愈闖愈勇的天蝎工作狂:展覽中同時展出了為第57屆威尼斯雙年展的中國館創作的《不息之圖》、古根海姆美術館“世界劇場”展所制的《當代中國藝術地圖》等。

但,怎會止于此?邱志杰的目光始終往前看。

展覽中的2019年項目《京東AI生成地圖(現場表演版錄像)》讓人格外關注,地圖的前端顯示由中央美術學院的團隊根據藝術家邱志杰的手繪地圖制作,而數據庫內核則由京東集團人工智能研究院團隊完成。

16.危險?搶飯碗的AI:“AI倒逼藝術家重新思考。”「12」邱志杰與京東人工智能研究負責的何曉冬博士在繼續嘗試拓寬人工智能之中的“地圖”可能性,這宛若新大陸的探險。這一軟件裝置中導入了邱志杰地圖系列中的高頻語匯與囊括數萬個常用詞的京東詞庫,在觀眾語音或打字輸入任意有效詞語后,軟件都會自動聯想生成一幅結合邱志杰地圖中的山水和圖像元素、具有藝術家創作風格的地圖。

17.AI教人重新做藝術:“利用AI,或許能夠幫助我們淘汰一部分陳舊藝術家。”「13」邱志杰引用人工智能AI軟件進行藝術創作,這與他早在十幾年前就開始使用跨界新媒體的那股勁兒如出一轍。回憶起人工智能探索者李開復在《AI?未來》(2018)中曾經提過的,“基于當前技術的發展程度與合理推測,我認為在15-20年內,人工智能和自動化將具備取代40-50%崗位的技術能力。”主要集中在重復性勞動、有固定臺本和對白內容的各種互動、簡單的數據分類,比如客服、分揀、裝配等等,但是一部分工作的確是目前人工智能無法完成的,尤其是需要提出新概念、復雜戰略,具備同理心等的工作,藝術家不正是集合創造力和同理心的綜合體嗎?

18.藝術有無套路:每個時代的新技術出現都將人類文明推進一步,“正如19世紀末誕生的攝影術,才會有了印象派、梵高和畢加索。”「14」綜合前兩條,那些不思考、走老路的藝術家,實為危險。藝術一旦變成套路,擁有固定臺本、毫無創造力、原地踏步的藝術家就會被替代,基于深度學習的機器便很快能夠完成這些工作。從這個角度出發,一直重復相似性工作的藝術家,或許是時候好好觀望一下現實的世界了。

19.靈魂拷問:阿蘭?圖靈的疑問“機器真的可以思考嗎?”目前未有得到確切的回答,當下的廣義、狹義人工智能技術到底各自能發展成什么樣,目前沒有人能知曉,反而觸及到根本的問題,有關是否真的“智能”的討論反而沸沸揚揚。但,可以肯定的是,人工智能作為一種工具,它的對“數據、數據、數據”的深度集合能夠極大程度地幫助藝術家完成瑣碎的任務。因此,與其把人機當作一個對手,不如把它當成一個助手來得客觀。

20.思維殿堂:邱志杰在展覽系列活動“生成的地圖,地圖的生成”講座上,天馬行空地談到這樣一種場景:人與人在溝通的時候,后腦勺的虛擬背景墻能出現其觀點及關鍵詞的地圖圖錄,好比ppt的作用,并且從關鍵詞發散開,架構起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橋梁。他描述的意境,與《神探夏洛克》第三季中的“思維殿堂(mind palace)”如出一轍,這些圖像化的記憶被編碼在腦海之中,宛若立體的地圖邏輯。要是這種地圖構建起來,因“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的矛盾恐怕會大大降低。他希望找到這樣一種溝通方式,來回復一遍又一遍采訪相同問題的媒體群。

21.職業的選手:“像我們這種職業選手,是不需要’找’靈感的。”聊到藝術家靈感的話題時,邱志杰的直言不諱引得哄堂大笑,“我們接到活兒,靈感馬上有”。「15」

22.有關解讀藝術家邱志杰的法則,此處,僅僅開了個頭。亦真亦假,藝術家像一個巨型的容器,他的信息量遠遠超出文字能訴說的內容。

23.“我這種奇葩,正是一個時代的精神混亂,和一個民族的精神病史的病例。三十年不眠不休,欲壑難填,上天入地,正邪兼修。激烈地捲入歷史和世界,要麼滿身結石,要麼煉成舍利子。”「16」

24.慶幸的是,邱志杰,是永遠不可能被框在這些清單之中的。

展覽展至5月5日。

文丨張譯之 

(展覽現場圖&“寰宇全圖”作品均由UCCA提供;早期作品圖片來自邱志杰個人網站;相關資料圖片源自網絡,見標注)

資料來源:
「1」《萬物有靈》邱志杰,湖南美術出版社出版,2017年3月第一版,p636頁,“世界地圖計劃”-緣起部分;
「2」「16」邱志杰個人網站 “我爲什麼要畫水墨”
http://www.qiuzhijie.com/critiquelunwen/035.htm;
「3」「4」同「1」書,同頁;
「5」展覽語音導覽文字“什么是世界地圖計劃”;
「6」「7」同「1」書,p732頁,《不存在的旅行者》2014年第三十一屆圣保羅雙年展策展人,查爾斯?埃舍;
「8」《改變世界的 100 幅地圖》圖書簡介,李文田,《地理教學》2015年第17期;
「9」同「1」書,p637頁;
「10」「11」:展覽語音導覽文字《世界盡頭的幻想》、《藝術生態地圖》;
「12」「13」「14」「15」展覽系列活動講座“邱志杰、何曉冬與謝周意:生成的地圖,地圖的生成”對談(2019.02.23,UCCA)

大乐透走势图连线 彩吧彩票app 海南彩票经典版 北京快乐8是正规彩票吗 贵州快三走势图一定牛一定牛 竞彩篮球一般开奖时间 时时彩个位走势图教程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漏洞 日本人破解福彩3d技巧 七星彩玩法的具体介绍 幸运分分彩开奖结果查询器